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北京商标注册 >

玻尿酸大战:世界的脸山东的钱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14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鼻梁再高些、苹果肌再饱满些、法令纹再淡些……任意提问一位年轻人,他大概率都会说“我都想要”。你可以认为年轻群体助长了颜值焦虑的歪风,也可以质疑他们不够自信,但不得不承认,没有人会拒绝让自己变美。

  注射玻尿酸,是大部分人的变美捷径。2019年,全球医美市场规模突破万亿元,而在“非手术医美治疗量”一项中,“玻尿酸注射”占了32%。中国的玻尿酸产品市场规模更加令人瞩目:从2014年的12.1亿元,增至2019年的42.7亿元,复合增速高达28.7%。

  终端消费市场的庞大,造就了原料生产行业的狂欢。据2020年《中国透明质酸行业市场研究报告》,中国的玻尿酸产量占全世界的75%,销量更达到了全世界的81.6%。

  尤其是中国山东,全球玻尿酸原料销量前5的企业——华熙生物、焦点生物、阜丰生物、东辰生物、安华生物,全部来自山东。

  从2018年全球透明质酸(玻尿酸)原料市场格局可发现,山东5家顶级企业的累计市场占比,高达73%。/全球咨询公司Frost & Sullivan

  玻尿酸本为生物提取物,作用类似“分子海绵”,有强保水性、润滑性、修复性和粘弹性。上世纪80年代,它已经出现在国外的眼科手术台上。

  但彼时的玻尿酸人工培养技术还未成熟,研究人员只能从猪眼睛、鸡冠等部位提取。相比小动物,人类的身体已算巨大,玻尿酸含量尚且只有15克,从鸡冠中提取出的量,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据报道,当年1千克玻尿酸的价格,一度被炒到人民币140万元。高昂的价格,让玻尿酸难以在国内医学界推广开来。

  被称为“中国玻尿酸之父”的凌沛学正是在这一背景下,开始关注玻尿酸的。他生于山东沂蒙山区,1986年研究生毕业后,他将老家的旧车库改造成实验室,兜里揣着3万元,他走上了开发玻尿酸研制技术的道路。

  让他如此迫切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希望尽快摆脱对生物提取、外国进口的依赖,从而降低玻尿酸的国内售价,让普通人也能用它来治病;二是在不久前,日本已领先一步,用微生物培养出了玻尿酸。

  如人所愿,上世纪90年代初,他与学弟郭学平等人一同努力,发现了玻尿酸生物发酵技术。

  技术的烦恼解决后,凌沛学才意识到,更多的烦恼正排着队前来,比如怎样将实验室里的技术转化为货架上的商品。1992年前后,他找到美国福瑞达公司,通过美国出钱、中国出技术的合作方式,迅速扩大玻尿酸的生产规模。

  1998年,凌沛学在山东相继成立“福瑞达生物化工”公司、“福瑞达生物工程”公司,前者负责生产玻尿酸原料,后者负责销售与研发玻尿酸化妆品。

  彼时的他完全猜不到,福瑞达会在不久后,以“华熙生物”的名字,坐上全国乃至全球“玻尿酸原料产量第一”的交椅;他奋斗了半辈子的山东,也因此被视作国内玻尿酸的兴起之地。

  当凌沛学与美国福瑞达合作得热火朝天时,中国最南边的海南省,有一个叫赵燕的女孩正面临一场人生抉择。

  1992年,海南的房价一路高歌猛进,很快又变成了一堆泡沫。赵燕身在浪潮中,通过炒房大赚一笔,又全部亏了出去。这段经历让她心灰意冷,决定回山东老家找出路。

  她和郭学平是好友。两人聊天期间,郭学平提到,福瑞达生物化工在技术研发上投入800多万元后,迟迟没能赚回来,因此想找一位能带公司“经济复苏”的新投资人。

  赵燕早前就听说,玻尿酸的锁水效果很明显,她当即心想,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肌肤水润透亮呢?

  一年后,她开出福瑞达生物化工净资产1.5倍的价格,拿下公司50%股权,并将其更名为“华熙生物”。

  赵燕的经营思路,让福瑞达时期的玻尿酸技术,终于从单一的原料生产市场,打入终端产品制造市场。2008年开始,华熙生物陆续推出软组织填充剂、眼科粘弹剂、注射凝胶、面膜等医药美容商品。

  2020年,赵燕以人民币449.7亿元的身家,跻身《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》,有网友留言:

  如果说凌沛学是“中国玻尿酸之父”,那赵燕便是“全球玻尿酸女王”。有意思的是,他们都在山东。

  随着华熙生物一步步做大,无论是公司内部的人,还是周边产业,都会受它吸引,改变发展轨迹。“安华生物”也是一家山东玻尿酸企业,其创始人韩秀云曾在华熙生物担任技术部经理、销售部经理。

  像安华生物这样的“华熙亲戚”企业还有很多,它们聚集在山东、抱团在山东,又一起打响了山东玻尿酸产业的名号。

  截至目前,国内有200多家玻尿酸企业,其中130家在山东。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指数(CBIB)指出,截至2019年,山东生物医药制造业产值已高达到4524.7亿元,占全国比重13.2%。

  山东的那一抹深蓝,蓝得“一枝独秀”。/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《透明质酸(玻尿酸)产业链生产企业分布热力地图》

  国内玻尿酸行业有三巨头,分别是北京的“爱美客”、上海的“昊海生科”,以及山东的华熙生物。

  从专业的角度横向对比,以华熙生物为代表的山东梯队,依旧是老大,这得益于福瑞达时期打下的“原料垄断”根基。曾有很长一段时间,昊海生科都找华熙生物购买玻尿酸原料,然后再自己加工成各类商品。

  原料“垄断”,意味着终端产品的研发,也能先人一步。早在2012年,山东便出现了全国第一款国产玻尿酸真皮填充剂——“润百颜”。如今让年轻人疯狂的国产玻尿酸注射风潮,便是从那时开始刮起的。

  2016-2019年三巨头的营收及利润对比,华熙生物处于领先位置。/智研咨询

  虽然爱美客与昊海生科后期发力,相继推出“爱芙莱”“海薇”等玻尿酸填充产品,但对比三巨头在2020年的营收,华熙生物依旧以26.33亿元,远超爱美客的7.09亿元及昊海生科的13.32亿元。三巨头的“商业之战”,是整个中国玻尿酸行业的缩影。

  另一方面,山东的产业发展集中在化工、能源、制造等传统领域,时常被诟病新兴产业匮乏,但于玻尿酸行业而言,医疗器械、医学耗材、保健品等生产企业密集,正为它提供了健全的配套产业链。截至2019年底,山东已有761家医药制造企业,占全国总数的10.2%。

  还有一组有意思的数据:2018年,整个山东的省市医院数量位列全国第一,超过人口大省广东。某种程度上,医院多,医药产品的流通性就更强。

  去年,北京一家医美医院负责人在受访时表示:“医美行业的成本结构中,有30%以上都是营销费用。玻尿酸终端产品的原料成本,必须控制在较低水平,否则容易亏损。”

  这一席话戳破了山东玻尿酸原料“垄断”的表象——卖不出高价钱的原料,不管之前多么厉害,如今也只是精神上的辉煌。

  山东玻尿酸行业固然比我们更早意识到这一点,随后企业们尝试了各种开拓新市场的策略,但这却让其从原料价格低廉的尴尬,滑入了舆论质疑的尴尬中。

  虽然舆论对玻尿酸注射的态度,一直都挺两极分化的,但如今是逾吵逾激烈了。/视觉中国

  依旧以老大哥华熙生物为例。2016-2020年,华熙生物每次公布研发费用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,都会引起一片哗然——分别为3.27%、3.14%、4.19%、5%和5.36%,远远低于科创板上市企业15%的平均水平。业内人士都看蒙了:这咋回事,华熙生物能凭空变出玻尿酸?

  早两年,华熙生物都以“研发投入与当期投入、销量之间,不具有稳定比例”为由圆了过去,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追问下,它才承认核心技术是从外面购买的。打脸的是,2012年前后,郭学平曾对外宣讲“技术是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”生意经。

  同样在2016-2020年间,华熙生物的销售费用连年增加;2021年第一季度,该费用在营业成本中的占比更是接近44%——是研发费用占比的好几倍。

  据国元证券统计的数据,光是2021年1月份,华熙生物的润百颜,就上了4次薇娅的直播;另一个子品牌夸迪,上了4次李佳琦的直播。上直播的频次密集,难免引人质疑它因过度看重流量效应,而忽略了技术、产品的革新。

  或许是为了开拓新市场,或许是为了讨好喜欢猎奇的年轻人,近年来,华熙生物陆续推出了玻尿酸饮用水、玻尿酸燕窝、玻尿酸口服软糖,甚至还有玻尿酸猫粮。

  但年轻人并不买账,同时抛出了一篇发表在《自然》系列期刊(Nature Portfolio)上的文章。该文章通过小白鼠实验证明,口服玻尿酸虽可以被人体吸收利用,但想要取得改善肌肤情况的效果,每天至少得喝120毫克。

  而华熙生物推出的玻尿酸饮用水,总容量330毫升,其中包含83毫克的玻尿酸。如果想变美,得连续每天喝2瓶,也就是16元左右。至于喝到什么时候,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因此,口服玻尿酸虽然是国家批准的产品,但年轻人们依旧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圈钱方式。

  尽管早在上世纪80年代,日本已经流行往保健食品里添加玻尿酸;美国、英国、韩国等国家如今已面世2000余款玻尿酸食品。但在国内,玻尿酸食品依旧让人在观念上难以接受。/视觉中国

  山东玻尿酸,毋庸置疑,是行业的王中王。如果不是后期那些奇怪的营销手段,惹来了大众议论与质疑,它的花路或许还能再走远一些。

  但如今回归正轨也不迟,与其生产一些市场接受度低的零食,不如把玻尿酸的医美产品,做得精益求精。315揭秘:宝胜科技电线电缆市场质量状况!SAT、托福、雅思等考试接连取消要出国的准留学生该如